西安旅游(000610.CN)

遭私募举牌的西安旅游封涨停 新一波“门口的野蛮人”来了?

时间:20-08-20 17:18    来源:新浪

原标题:遭私募举牌的西安旅游(000610)封涨停,近期频见私募举牌,新一波上市公司“门口的野蛮人”来了?

来源:财联社

财联社(北京,记者 陈俊岭)讯,在被“门口的野蛮人”盯上后,这家私募实控人扬言“未来十二个月内不排除继续增持”的西安旅游8月20日一早就封出一字涨停直至收盘。

从私募经理扎堆调研上市公司,到上市公司闲置资金认购私募份额,再到上市公司高管“奔私”变身私募合伙人,这些年阳光私募与上市公司之间的故事已不再新鲜。

在上市公司与阳光私募的合作中,前者更多扮演者强势一方,要么高高在上接受私募的朝圣与膜拜;要么财大气粗地扮演出资方角色。而作为合作中的弱势一方,私募也常以与某家上市公司关系密切为荣。

不过,事情正在发生一些微妙的转变。当私募老总的实力和胃口大过对方,当他们不再满足二级市场投资人的角色,并频频举牌上市公司,并谋求入席公司董事会时,双方的故事才真正进入高潮。

据财联社记者不完全统计,2020年以来已有超过40家上市公司被各路资本举牌。其中,私募机构直接或间接参与的就有十多家。而从举牌方式看,私募大多通过二级市场集中竞价方式直接增持,举牌原因均是看好公司长期发展。

私募“凶猛”

8月19日早间,磐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称“磐京基金”)一纸《西安旅游股份有限公司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再次将私募举牌上市公司的话题推向了风口浪尖。

《报告书》全文共16页,作为信息披露业务人,磐京基金以如下正大光明的形式向一家已在深交所上市25年的上市公司——西安旅游,大胆表露了积极示好和主动进攻的信号。

磐京基金称,8月18日,磐京稳赢6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通过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增持西安旅游5016928股,加上8月7日至8月17日分五次通过集中竞价购入的6833100股,已触及西安旅游总股本的5%。

这意味着,短短六个交易日,这家2015年1月才注册的私募机构就以如此简单粗暴的方式,直接持有西安旅游11850028股股份,占西安旅游总股本5%,达到了上市公司必须披露的“举牌线”。

“本次权益变动的目的,系基于看好西安旅游所从事行业的未来发展,认可西安旅游的长期投资价值。”磐京基金称,在未来十二个月内不排除继续增持西安旅游股份的可能,公司将视信息披露义务人股份变动情况,根据相关规定履行信息披露义务。

受此消息刺激,8月19日,西安旅游以上涨4.93%开盘,并一度冲高,尽管午后受大盘跳水影响冲高回落,但相比当天深证指数下跌2.09%,西安旅游仍录得1.05%的上涨。8月20日,西安旅游承接前一日的强势走势,高开高走,开市不就便迅速封住涨停。

根据中国证券投资基金业协会备案信息显示,磐京基金注册资本23000万元,实缴资本11950万元,公司实际控制人兼董事长毛崴,1979年3月出生,此前曾在浙江丰泽投资有限公司法务部任投资经理、法务。

自2015年在中基协登记后,共在协会备案26只私募产品,除6只产品成立于2015年和2016年外,其余均成立于2017年和2018年,但在2018年12月磐京新兴动力1期成立后,该公司再无新产品成立。

值得注意的是,在中基协“机构诚信信息”一栏中,磐京基金显示为“异常经营”——根据《关于要求异常经营私募基金管理人限期提交专项法律意见书的公告》(中基协发〔2018〕2号)的规定,该机构处于异常经营状态。

而参与此次举牌西安旅游的“磐京稳赢6号私募证券投资基金”,协会信息显示其备案于2017年5月5日,托管人为恒泰证券股份有限公司,运作状态显示为“正在运作”。

事实上,这并不是磐京基金首次举牌上市公司。从2019年至今,磐京基金以同样方式,累计持有大连圣亚旅游控股股份有限公司达到18.71%,并曾遭上交所问询“是否有意获控制权”。

类似磐京这样的“门口的野蛮人”,只是近年来私募举牌上市公司的一个缩影。在巨潮资讯网,输入“简式权益变动公告”检索,仅2020年以来就有345条上市公司公告。扣除上市公司股东方的日常增减持公告,来自私募机构的举牌公告就有十多份。

3月10日,皖通科技公告,西藏景源企业管理有限公司3月9日通过集中竞价方式增持公司股份60.70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1473%。此次增持后,西藏景源持有2060.36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5%。

4月13日,世纪华通公告称,冯柳管理的高毅邻山1号远望基金认购8108.1万股,认购金额9.3亿元,加上此前已经持有世纪华通2.17亿股,持股比例达到4.82%,逼近5%的举牌线。

7月2日,成都银行公告,成都工投资产以自有资金通过上海证券交易所交易系统集中竞价交易方式增持公司无限售条件流通股1.24万股,占公司总股本的0.0003%。本次权益变动后,成都工投资产持有公司1.81亿股股份,占公司总股本的5%。

8月20日,乐山电力发布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天津中环电子信息集团有限公司将持有的全部乐山电力股份无偿划转至天津中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本次权益变动完成后,天津中环资产管理有限公司持有乐山电力A股79,470,198股,占乐山电力总股本的14.76%。

“举牌”之后

在公众印象里,私募机构一直被视为A股最神秘的资金。不过,随着最近几年监管透明和私募崛起,私募已经不再像以前那样神秘,他们频频现身上市公司调研名录和流通股东名单。

从悄无声息地买入到参与上市公司定增,再到直接“举牌”上市公司,私募机构对于心仪上市公司股份的“垂涎”也不再神秘,成为资本市场津津乐道的话题。

私募机构不再甘心成为上市公司幕后的投资者,以如此明目张胆地直接举牌上市公司,他们背后的资金来源何方?“蛇吞象”的背后,私募机构意欲何为?

四年前,记者曾采访过一家私募机构的实控人,就曾在资本市场上演过一出“蛇吞象”的传奇。不过,在这位私募实控人最终接盘成为某家上市公司董事长后,并没有实现他们当初的愿望。

如同其他阳光私募,这家私募一开始也是在二级市场默默买卖,随着资本的日渐庞大,他们渐渐不满足仅仅作为一个幕后的小角色,开始谋求成为一家上市公司的控股权。

最初的剧情,几乎与磐京基金举牌大连圣亚、西安旅游如出一辙,他们一开始也是在二级市场以竞价形式购入股份,直到触及5%的举牌线,直到渐渐成为第一大股东和控股股东,直到这家私募的实控人最终成为某上市公司的董事长。

“我不再是一家私募的老总,而是一家上市公司的董事长,以后要对公众负责,通过我们的专业和优势,让这家公司实现蜕变……”在彼时接受记者专访时,上述私募实控人颇为自豪地称。

成为上市公司“门口的野蛮人”,他一开始也面对这家上市公司老股东和投资人的公开质疑,一系列改革随之推进,也必然会触及一些人的权利和利益,但资本市场还是对这位资本来客充满期待——这家公司在私募入驻后,一度逆势上涨。

不过,资本的腾挪游戏放在上市公司的实业运作上,并不是总如鱼得水。随着最初的激情渐渐被现实消减,这家公司也渐渐从一个泥淖走向另一个泥淖。

一年后,这家上市公司发布公告称,收到公司董事长、总经理的辞职报告,其因个人原因,本着对公司和股东负责的态度辞去公司董事长、总经理职务。在辞去上述职位后,他仍将担任董事职务,因为他通过自己实控的私募仍间接持有上市公司近三分之一的股份。

“我与很多私募老板交流过,很多私募人都有一颗实业的心。”北京一位私募管理人也记者闲聊时说,在财富自由后,他们并不满足盯着屏幕享受数字上的快感,更希望在实业的江湖创出一番名堂。

从资本间的腾挪游戏,到实业公司的拳拳到肉,在上演一出出精彩的“蛇吞象”的背后,很多私募都面临水土不服的困境。看来,激情“举牌”只是第一步,私募玩转上市公司的道路依然任重而道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