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旅游(000610.CN)

野蛮人磐京再举牌西安旅游 接连扫货同类上市公司 神秘操作意图未明

时间:20-08-19 17:59    来源:东方财富网

原标题:野蛮人磐京再举牌西安旅游(000610),接连扫货同类上市公司,神秘操作意图未明

因参与大连圣亚股东控制权之争,而被外界视为“野蛮人入侵”的磐京基金,其实控人毛崴正身陷多重风波,这次为何将目标瞄准了西安旅游?

熬过大半年的萎靡,国内旅游业终于走在逐步复苏的路上。上半年净利巨亏1885万的西安旅游(000610),近日传出获磐京基金举牌的消息。

8月19日,西安旅游股份有限公司(下称“西安旅游”)发布简式权益变动报告书,磐京股权投资基金管理(上海)有限公司(下称“磐京基金”)于8月18日通过深交所集中竞价交易系统,增持西安旅游501.69万股,占西安旅游总股本的比例为2.12%。权益变动后,磐京基金直接持有西安旅游1185万股股份,占西安旅游总股本的5%。

据悉,本次权益变动前,磐京基金自8月7日起,通过5次集中竞价获得了西安旅游683.31万股股份,占西安旅游总股本的2.88%。对于本次增持,磐京基金称系基于看好西安旅游所从事行业的未来发展,认可西安旅游的长期投资价值。

值得注意的是,磐京基金此前因参与大连圣亚的股东控制权争夺事件,被外界视为“野蛮人”入侵。如今大连圣亚的内斗风波仍未画上句点,磐京基金大举发力旅游板块,意欲何为?

时代财经记者了解到,今年上半年包括西安旅游在内,陕西省的4家旅游类A股公司均出现亏损。其中西安饮食亏损6997.99万元,同比下降323.22%;曲江文旅亏损1.11亿元,同比下降271.13%;凯撒旅业预亏1.45亿元-8500万元。

巨亏之下,旅游公司不得不“断臂求生”。6月18日,西安旅游发布公告称,公司将以不低于评估价值17,766.51万元公开转让全资子公司渭水园公司100%股权。目前这笔交易悬而未决,“接盘者”迟迟没有现身。

西安旅游(000610)今日早盘高开,报10.01元/股,截至收盘,报9.64元/股,涨1.05%,成交量25.14万手,流通市值为22.69亿元。

微信图片_20200819165546.png  “资本市场老熟人”火速举牌

8月13日,西安旅游披露了2020年半年度报告,时代财经记者查阅发现,半年报股东名单中尚未出现“磐京基金”。眼下不到一周时间,磐京基金火速举牌,难免引发关注。

据悉,8月18日磐京基金增持的西安旅游股份为5016928股,占总股本的2.12%,成交均价为9.54元/股。同时,西安旅游披露了磐京基金在本次权益变动前6个月通过深交所购买股份的情况,后者分别在8月7日、10日、11日、12日、17日6个交易日买进,比例达2.89%。本次权益变动后,磐京基金直接持有西安旅游1185万股股份,占西安旅游总股本的5%。

公告。png(图源:西安旅游公告截图)

8月19日上午,时代财经记者多次致电磐京基金方面,连线一直处于通话中。西安旅游董办人士在回复记者时称:“这笔交易通过二级市场完成,具体原因我们这边不太清楚。”

值得注意的是,磐京基金举牌后,跻身成为西安旅游第二大股东,仅次于控股股东西安旅游集团。时代财经记者查询发现,在西安旅游的工商信息页面,目前暂未出现磐京基金作为股东的身影。

记者从业内人士处了解到,磐京基金可称得上“资本市场的老熟人”。自今年6月大连圣亚爆发内斗风波以来,这家私募基金高调出场,但其身份一直非常神秘,大连圣亚原领导层甚至联合发文,称其为“野蛮人入侵”。

时代财经此前报道,大连圣亚的股东名单中,磐京基金及其一致行动人目前的持股比例高达18.71%,仅次于第一大股东星海湾。在大连圣亚下一次股东大会召开前,控制权之争恐怕没有结束的迹象。

对于大连圣亚的夺权大战,业内普遍认为,大连圣亚的中小股东一味争夺公司控制权,甚至不惜通过违规手段控制董事会、罢免公司高级管理团队,给公司持续经营带来了巨大风险。

这种情况下,磐京基金为何举牌西安旅游?这家神秘的私募公司究竟在下一盘什么样的棋?

据天眼查信息显示,磐京基金成立于2015年1月,注册资本为2.3亿人民币,注册地位于上海普陀区,主要经营范围为股权投资管理、实业投资、投资咨询及企业管理咨询等。

磐京基金两大股东为韩淑琴和毛崴,两人持股均为50%,毛崴为实控人。磐京基金对外投资和实控的企业分别达到14家、20家,实控企业中涵盖基金管理、旅游及房地产,公司名字中包含“圣亚”字样的高达10家。

时代财经此前针对大连圣亚的的报道中提到过,作为大连圣亚新任董事的毛崴因涉嫌证券市场违规操作,7月6日被证监会立案调查。

天眼查显示,毛崴涉及的周边风险和预警信息分别达到25条和105条,其旗下的深圳财富热线投资管理、沈阳泰姆旅游管理两家公司因无法联系或未按时提交年报已经被列入异常经营名录。

实控人风险重重,磐京基金却依然坚持“买买买”。按照西安旅游的说法,磐京基金增持的目的系基于看好西安旅游所从事行业的未来发展,认可西安旅游的长期投资价值,且在未来十二个月内不排除继续增持西安旅游股份的可能。

但业内对此有不同声音。一位私募人士认为:“西安旅游就像‘大连圣亚2号’,经营状况上也出了一些问题,磐京基金这次收购,也许还有别的原因。”

净利润多年为负

作为大型旅游公司,疫情带来的影响几乎是“毁灭性”的,西安旅游也不例外。

西安旅游在在一季报中披露,因疫情原因,公司所属诸多子公司的酒店及旅行社门店自1月27日起暂停营业,酒店及旅游订单全部取消。直到3月16日起,才开始陆续恢复酒店和省内旅游业务。

记者了解得知,尽管停业2个月,西安旅游的第一季度营业成本仍接近于5400万元,自3月中旬恢复营业以来,营业成本也随之增加,截至2020年一季度,西安旅游账面上的货币资金为2.84亿元。

若以2019年度营业总成本8.95亿元计算,那么西安旅游账面上的资金只够支撑其4个月的运营。另一方面,截至2020年一季度末,西安旅游的短期借款为3.3亿元。可以想见,如果债务集中到期,西安旅游将面临怎样的压力。

“今年的旅游公司基本上都是这个状况,账上有钱的还可以稍微周转一下,没钱的直接倒闭了,一片狼藉。”一位旅游从业者对时代财经表示。

据时代财经了解,西安旅游是一家以旅游业为主、多元化经营的国有控股的大型旅游企业,其前身为西安旅游服务集团公司,1994年改组为股份制企业,1996年在深交所挂牌上市。公司实控人为西安曲江新区管理委员会,第一大股东为西安旅游集团有限责任公司,持股比例为27.29%。此外,西安旅游旗下有18家实控企业,囊括酒店、度假村及商贸投资。

由于一季度巨亏,西安旅游不得不想尽办法提高收益。

6月18日,西安旅游发布公告称,公司收到控股股东西安旅游集团有限公司转发的《西安曲江新区管理委员会关于同意转让西安渭水园度假村有限公司股权的批复》(西曲江审发〔2020〕101号),同意公司以2020年3 月31日为基准日,公开转让渭水园公司100%股权,转让价格不得低于评估价值17,766.51万元。

记者了解到,若此次交易最终完成的话,预计将为西安旅游增加投资收益1.4亿元。转让子公司虽是西安旅游不得已的“自救”,但目前这笔交易却并没有等来接盘者。

据悉,渭水园的主营业务为住宿和综合娱乐,疫情爆发下,酒店和旅游业受到重创。渭水园财报显示,截至2020年一季度,公司的净资产为3944.63万元。记者查阅得知,2017年-2019年,渭水园净利润分别为-766.55万元、-719.62万元和-568.87万元,已经连续亏损多年。

上述旅游从业者对时代财经表示:“下半年尽管有十一黄金周,但大多数亏损的公司想要扭亏为盈并没有那么简单,尤其是以酒店和综合娱乐为主的场所,大家的消费热情还没有真正回复,而且还面临着疫情的不确定风险。”

如此看来,纵使收购方有丰富的资产注入,但要想扭转渭水园的亏损局面恐怕不容易,况且1.7亿元的价格并不低,西安旅游这桩买卖恐怕不会太顺利。

从西安旅游历年的财报信息,也可以看出这家旅游公司正在面临的困境。

过往财报显示, 2016年-2019年,西安旅游的营收分别为8.00亿元、7.30亿元、8.86亿元、8.64亿元,净利润分别为1071.33万、-1856.23万、9627.10万、-3020.22万,除2018年净利润同比上升618.64%,2016年、2017年、2019年的净利润均为负值,分别为-1.03%、-273.26、-131.37%,经营状况很难定义为稳定。

2016年-2019年,西安旅游的毛利率分别为6.28%、6.59%、6.36%和5.38%,而同行业上市公司中,宋城演艺同期毛利率分别为61.65、63.19%、66.43%和71.39%,华天酒店分别为56.55%、55.2%、53.84%和50.84%,均远远高于西安旅游。

“自身‘造血’能力不佳,盈利能力不足,西安旅游这样的大公司尚且如此,其他的旅游公司生存环境就更艰难。营业成本过高,旅游业面临转型改革阶段,市场竞争更激烈,这些都是难题。”上述从业者表示。

(文章来源:时代财经)